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舅母子
我的舅母子
有些事情你可以忘记,而有些事情它会永远在你的记忆里,就象你的第一次。


  我家乡把妻子的兄弟称做“舅老倌”,把他们的老婆称做“舅母子”。


  网上有许多与姨子乱伦的文章,但我们这不兴。姨姐姨妹是被当做家里人看的,舅母子倒被当作外人,所以和舅母子睡到一个床上是件常事,这点和四川很多地区有些类似。


  我妻比她哥小三岁。我上半年娶妻,妻兄下半年娶妻。论年龄我比舅老倌大一岁,舅母子比我妻小一岁。第一次见到舅母子时我就被她的美貌所怔惊!时值夏天,她穿着一身轻便的T恤及短裤,那白晰修长的美腿,那隐藏在T恤里胸罩的形状,令我看得想入非非。当她羞红着脸亲切的叫了我一声:“妹夫”时,我马上产生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心里存下一个念头:“我一定要把你弄到床上喊我哥!”你不说,后来我还真的就把她搞得个底朝天。


  舅母子是外地人,护士专业毕业后来我家乡一家医院儿科担任护士。舅老倌在家外资企业跑市场。我结婚不久,有一天他二人来我家看装潢,说他们也准备在年内把事办了。我问舅老倌为什么这么急,因为他们才认识交往不到三个月。


  舅老倌看了舅母子一眼说,是她急。舅母子的脸泛起一层红晕不好意思。我打趣的说,怎么,一个想通(捅)了,一个想开(开苞)了。妻子在一边狠狠地掐了我一下,我夸张地叫了一声,眼睛看着舅母子说,管一管你的小姑子啊,她的脸红得更好看了。


  留他们吃饭时,舅老倌才慢慢说出实情:舅母子由于外貌漂亮、身材火辣,医院里不少科室的男医师对她穷追不舍苦苦纠缠,使得她困扰不已,想尽快结婚断了他们的念头。他又以近乎恳求的语气跟我说,他由于在外时间多,新居的装潢想拜托我全权负责。我说,你想累死我呀,我可是刚缓过气来。妻子说,谁叫你搞这行?给哥哥帮帮这个忙嘛,人家瞧得起你。我眼睛又瞟到了舅母子身上,故意不做声。舅母子知道我是在等她开口求我。她夹了一块鱼片送到我碗里,又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我感觉是…,对,含情脉脉,不,是勾引的眼神!我心中乐开了,有门!心里一乐满口答应。妻子不高兴了:哥和我说都不行,还得嫂子求你。我振振有词:我怕你嫂子瞧不起我的臭水平。


  我按照舅老倌新房的结构,参照西欧简约风格,很快设计好装修方案,舅老倌和舅母子非常满意。我留有余地的说,边装修边修改。舅老倌说,你就找舅母子吧,她说行就行了。我立刻找到最好的施工队伍,开始了别有用心的装修工程。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慢慢地向舅母子调情。她上班是三班倒,时间不是问题。我就制造许多机会和她接近,一会说有材料需要看看,一会说有个地方需要改改,一会说颜色需要调调……往往她来了什么事也没有。不知她看出我的用意没有,不过看出也没关系,因为我对她已是随喊随到,有一次她居然说,在她上班时都可以叫她,她可以临时调班。


  和她在一起时,我有时故意挨她很近,天热嘛所以基本是经常肉挨肉的,她从来不先闪开。有次她先去了,打电话叫我也去,说是卫生间的浴盆装的有问题。


  我赶到时满头大汗,她打了一盆水让我擦擦,我接盆子时用手把她的手压住,她长时间的没有抽出去,两人四目对望,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接过盆子我用胳膊在她的胸部轻轻撞了一下,她笑了,说,你故意的。我也笑了,说,是故意的。


  她说,你坏。我说,我是好的,换个人早把你吃了。她说,你不敢。我说,你不信,就等着瞧。她笑了,是那么灿烂。


  看来一切准备就绪,剩下的就是怎样摆弄这只天鹅了。舅母子也好像很了解我的心事,就主动约我去看床和卧室的其他摆设。在路上,我问她和舅老倌搞过没有?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必须先搞清楚,不然会惹个大麻烦。她有点不好意思不做声,看来是上过床的。好,上过床就好!我心想,可以放心大胆的搞死你了。我和她同时看中了一套**就订下了。往回走时我问她晚上可不可以出来坐坐?


  她说你可以我就可以,我们说好八点到“野百合”酒吧。我不想太草率,我要点情趣。


  “野百合”是我们那最好的酒吧。说它好有两点:安全、配套。很多人在酒吧喝酒是个幌子,主要是搞那个事,我也是。不到十点,我就带着舅母子来到三楼的一间包房。打开空调让人舒服下来,我说,冲个澡吧?她说,谁先?我说,一起。她没说话算默认了。


  在浴池,我对舅母子说,让我来替你脱衣服。我缓慢的脱掉她T恤和奶罩,一边欣赏这具尤物的侗体一边不由自主的抚摸。当乳罩被除去时,一对高耸的奶子,不停的颤颤微微,上面的两粒乳头,像极了红葡萄。我张口就把其中一颗叼在嘴里,如同吸奶一般,舌头在上面胡乱转圈,搅得舅母子身子有些抖动起来,她伸手抱住我的头口里“啊,啊”开了。这就动情了,不会吧?


  我褪下她的那条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下面的阴部微微隆起,盖满一片黑亮浓密的阴毛。她那美丽的身躯终於在我面前赤裸裸的一览无遗,太美了!我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自己的衣物,和她抱在一处。嘴在近处、胸部紧贴、胯部交叉,今晚她的一切都是属於我的了。我轻柔地亲吻她白晰无暇的每一寸肌肤,右手忍不住拨开柔柔的阴毛,用手指轻轻来回抚弄她的阴唇,噢!我的粗壮的鸡吧勃起已呈70度角耸立向上很久了。我牵引她的那双柔滑的小手摸到我的硬物,她一把抓住再没松开,两腿变得好像软了,用一只手搂住我的肩,全部重量压在我身上,嘴里喘起粗气来。到时候了,我拧开花洒洗净两具发烧(骚)的躯体。


  在席梦思上,我们长时间的接吻,吻得好久好久直吻得口干舌燥,因为我们已没有口水了。我用既长又粗的鸡吧摆弄、碰触她美丽无比的脸庞、嘴唇,像是用阴茎帮她涂口红一般。慢慢由上而下碰触乳房……乳头……肚腹……阴部……我将脸贴近她的阴部,细细的欣赏她跟我老婆的不同之处。我伸出舌头,开始舔她阴唇、阴蒂,有点咸咸的味道味,淫液开始想外溢出,我轻搅舌头来回摆弄吸吮,黏滑的淫水越来越多。舅母子的身子扭动的幅度不断变大,后来用白花花嫩滋滋的大腿紧紧地夹住我的头,高声淫叫着:“我要呀!来吧!”


  我日妻子已半年有余,知道女人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我扳开她的双腿,把那只还抱着她屁股抚摸的手,移到了她的阴部,中指和食指开始在她的阴部外缘有节奏地按压,偶尔捏一下她的阴唇。舅母子的骚劲被我彻底调动起来,身躯扭成麻花似的,不停地喊:“插呀,我不行了,快呀!”我也在她的叫喊声中感到来自鸡吧的胀痛,马上侧卧成典型的69式,和她互相口交起来。我的鸡吧属于比较粗大的,舅母子的小嘴不能全含下,我就趁她不注意时屁股猛一挺,她会“呕”的一声连忙吐出来,因为捅进了她的喉管,可她并不放弃马上又含到嘴里。


  我们这样玩有十多分钟时,鸡吧头子又酥又麻,有了射精的预兆,我可不想这么快就交货。


  我忙和她谁在一头,让心情稍微平静一些,让鸡吧稍微焉(软)点。我向下移了移头部,一手捏住她的一个奶头放进口里吸吮,一手小心的探入那早已泛滥成灾的嫩B中。她双目半闭,小口微张,鼻子轻轻哼着,一付舒服之极的可爱模样。你还会享福?我两根手指突然一起插入她的B中,又是“啊”的一声,我手被她紧紧夹死不能动弹。


  “你不要折磨我了,好不好?”舅母子显现出可怜的表情。


  “真的欠捅了?”我语气有明显的挑逗。


  舅母子小嘴撅了撅:“干嘛说得这么难听?就不能含蓄点。”


  我正想说句什么,抠入嫩B中的手似乎触到什么,我仔细地摸了摸,哦!和我老婆一样她也上了个环。我老婆是结婚后上的,因为我们近两三年内不想要小孩,她倒好,婚还没结环倒先上了。一想到这,心中涌起无名的醋意,便使劲的在她子宫头上捅了几下,把舅母子的眼泪都差点给搞出来。她没有责怪还以为我只是粗鲁了些,马上我就后悔了:人家的女友跟你上了床,你还吃那门子醋!又心疼起她来。


  “喂!你的里面长了一个东西耶!”我的手不再挖B,可口里还是不愿就此放过她。


  我突然的大惊小怪的一句话,还真把舅母子赫了一大跳,她呼的一下坐起:


  “什么?长了什么东西?你怎么知道是长了东西?”一连串的问话和那紧张的神色,我“扑哧”笑了。


  “真的有个东西。”我手在那环上摸动,明知故问:“这是什么?是不是长的个东西?”


  “嗷,”舅母子神色立马轻松下来,“你真不知道?告诉你,这叫避孕环。”


  “喔。”我假装才明白,又有些毫不知耻地问:“专门为我上的?”


  她摇了摇头,“上了一个多月了。”


  她看出我是在有意逗她,一把扯住我的耳朵向下一拉,我再大的劲也使不上,就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她捧起我的脸,我看得出她确实满含深情,两人一动不动地注视了很久很久,真的是含情脉脉。说句实话,当时我有些不忍日她了,虽然在我这个情场老手的挑逗下,她和我上了床,我还是觉得她很纯洁很单纯的。


  “你在发什么呆呀!”舅母子抱起我的腰,头倒向我的怀里,脸用力贴在我胸上,“你心跳好快哟,起码有120下(每分钟)。”


  我的鸡吧此时又涨得难受起来,我把她放倒,将粗长的鸡吧慢慢的移动到她的阴部外缘磨擦,感觉她的淫水好像干了,我不忙于进入,就又调起情来。


  我说:“你知不知道?我好几次对你进行了视奸!”


  她问我:“什么叫视奸?”


  我说:“用眼睛强奸……”


  不等我说完,她哈哈大笑起来:“眼睛可以强奸?我怎么没感觉被奸了?”


  我紧紧抱住她看着她的那双秀目,告诉她:“当我眼睛看着你时,心里就在默念着,我的鸡吧已经插入你的B里去了,你爽不爽啊?!这就是视奸。”


  “你们男人真无聊,尽想些坏东西。”她有点不屑。


  “你也可以的,来,试一试,想像你已被我日入。”我要让她相信这一点。


  她睁大眼睛看着我,过了会说:“没什么感觉耶。”我叫她再闭上眼,她听话的闭起来,“啊!”的一声显得极为舒服,她说:“这叫意淫,就你瞎编,什么视奸。”


  我堵住了她的嘴,“管它是意淫还是视奸,现在是暴奸。”


  不行了!这些平时都不会与老婆说的话,实在是太令人容易挑起性欲了!看着她赤裸裸的美丽身体,“插进去吧!”我滚烫的心里一声呐喊,抓着盛怒的鸡吧,凭借阴道淫水的润滑,插进一半后,“死吧!”臀部用力一挺,有些紧,再用力!插进去了!几乎是完全进去了!


  “啊!”只见她眉目紧皱,双手将我往上一推想将我推开,口里高声喊叫起来:“疼啊!慢一点啊!啊!”


  我感觉她是在故意浪叫,逗她说:“又不是第一次,日B还怕疼?”口里说着,胯下可没闲着,我使劲再往B里送了送,鸡吧已经抵住B底不能再深入了。


  她好像不是装的:“啊!疼啊!求求你,停一下!”


  怎么回事?我的手刚才也搞进去过,处女膜没有了呀,她的B肯定被日过好多回了,粉色已有些萎了,还会疼?我抽出鸡吧,拱身仔细察看她的阴部,有些红肿,可能是我用劲太大的结果。


  我关切的问:“现在还疼不疼?到底么回事?舅子日你日得太少了吗?”


  舅母子的脸羞得通红通红,撒娇的说:“你先帮我摸一摸揉一揉嘛,我再告诉你。”


  我听话的用手掌轻揉她的阴部,不时用两枝手指夹一夹左右两片阴唇。舅母子圆溜溜的屁股随着我手指的夹扯跟着扭动,扭动的幅度渐渐变大。


  “你再不告诉我,我就不给你摸了。”我假装威胁她。


  “好,我说……,你舅子的鸡鸡没你的大。”她用手捂住双眼,娇羞得令人马上就想重新日她。


  “鸡鸡?就说鸡吧多好。哪,你说,他的鸡吧有好大?”


  “这么大。”她用大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


  “你干脆在我的鸡吧上比一比,准确些嘛。”我把鸡吧伸到她的手前。


  舅母子拿着我那根令我骄傲无比的鸡吧,在上面比来比去,可能她自己也比不准,自己老公的鸡吧到底是好大了。


  “喂!不光是长短的问题,还有粗细的问题。”她想起一个被我和她都忽略了的问题来。


  “算了,自己老公的鸡吧都没有用尺量过,你这个女友也当得够马虎的啦!”


  我有意嘲讽她:“你不是我老婆,可我今天要帮你把B量一量。”的确,女人的B也有大有小,我才注意到,舅母子的B和老婆的比起来是要小些,而且阴唇也薄些,难怪她喊疼。


  “什么?还有这么回事么?”她当真了好奇的问。见我好像真的要去拿什么东西来比,她不让我走,把脸贴在我胸肌上,“我自己回去量,量了以后再告诉你。今天抓紧时间嘛。”


  这个叫人怎么爱也爱不够的骚货!


  休息一阵后,她感到好些了,示意我再来。我轻轻的插入后慢慢地插送慢慢地体会又一个女人不同的妙处。阴茎被她的B包得紧紧的,真是爽死我了!在她有所适应并有所反映了,我阴茎抽插的力度加大频率加快,双手略为用力地揉搓她柔软高挺的一对乳房,指头还不时地抓捏玩弄奶头。她的快感越来越强,阴道里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淫叫声越来越大。


  她面颊潮红,娇喘吁吁,忘形的喊叫:“噢!噢!我要啊!好舒服啊!大鸡吧日得我……”我知道她已完全被我的大鸡吧征服了,刚才喊不要现在变成淫欲的荡妇了。在我的沉重打击下,她被我干得欲仙欲死,阴部已是湿漉漉一片我一直强忍着,克制住不射精,不断变换日B的姿势。


  她的B真的很紧,她又是如此的美丽动人,我想得到她想了无数个夜晚,看到自己的鸡吧在舅母子的B中自由出入,我的身心都得到极大的满足,抽插了半个多小时,我的龟头传来一阵热乎乎爽歪歪的感觉,她已经先泻了!我将鸡巴留在她的B里,扶着她的腰,慢慢的将她双膝移到床边,让她的屁股向上翘着,以更好迎合我的鸡巴,以更大的力度抽插得又快又狠,几百下后我也感到自己不行了,忙问她:“虫虫(精液)放不放到里面?”虽然她戴着环,可戴环出事的例子太多了,还是那句话:我不想惹麻烦。


  “随便你,那里都可以。”她倒不在乎。我忘了她是护士,处理这类事情简直就小菜一碟。但我还是急忙把阴茎急忙拔出,把她翻转过来肚皮向上,为她积攒多日的一股浓稠乳白色的精液就喷出射在她圆圆的肚脐眼里!我爬在她的身上,尽情享受这消魂的一刻。


  当我准备起身清理一下时,舅母子握住了我那还没完全软下去的鸡吧,抬起那张我永远也看不厌的脸蛋,她是想让我看看她陶醉在性爱中美丽的脸庞,还不时吐出舌尖去舔弄我的龟头,我在这高感度的刺激下,鸡吧又逐渐恢复雄风,舅母子抱住我的屁股,嘴里含着鸡吧,吞吐速度越来越快,鼻子里发出“恩恩”的欢声,很快,我鸡吧眼里又射出千百万的子孙,喷得舅母子的满脸和乳房都是精液,她边用舌头舔着边吞下去边对我无限深情地说:“亲亲哥哥,妹妹随时都是你的!”


  这天夜里,我们接近两点才回家,临走时我把她抵在门边站着又日了她一回。


  没多久,新房装修结束,效果令人满意,成为我设计生涯中的又一个典范。


  在这个不是我的新房里,我究竟日过舅母子多少回记不清了,尽管我还日过那没被舅老倌开垦过的屁眼,但留给我记忆最深的感觉最刺激的还是在酒吧的那一次。


  现在还日不日?你猜不到的。情到深处就撒手——陷得太深会有麻烦的哟!


  会有麻烦的哟!


  【完】